你的位置:主页 > 海马汽车 >

制造业如何对抗疫情影响?海马汽车董事长景柱

2020-05-20 14:12      点击:

  如何给十三五规划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开启十四五的新时代?面对疫情黑天鹅的侵袭,要想保证大家的生活幸福指数,首要还是要让我们老百姓的兜里有钱,才有底气。而“钱”来源于就业,就业的主体在制造业。因此帮扶制造业成为接下来的工作之重。

  对于正处于制造业的大户——汽车制造业中的海马汽车,其董事长景柱也有一番制造业如何应对后疫情时代的思考,在今年全国关注的大会上提交提案,建议精准降低制造的税费负担和用工成本,为制造业减负。

  “相对于外卖、快递等新业态的灵活用工而言,制造业的用工负担是系统且沉重的。”景柱调研中发现,对此他建议优化政策供给,精准对症下药,解决制造业企业用工成本过高这个突出问题。具体建议如下:

  第一,降低制造业企业特别是面临暂时性生产经营困难制造业企业的社保负担。比如,按照社保基准缴费比例的100%、80%、60%设定三档,制造业企业适用于中间档,制造业企业经营亏损期间适用于最低档。

  第二,降低制造业企业的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减轻企业负担。比如,将公积金的最低缴存比例从5%降至2%。

  第三,制造业企业停工停产期间,为减轻企业负担,早日恢复正常生产经营,社会保险缴费基数的下限由所在城市就业人员平均工资的60%调整为最低工资。

  第四,建议将制造业企业工会经费留存比例提高到90%,支持企业定向用于职工培训、困难帮扶等。目前建立工会组织的制造业企业,按照员工工资总额的2%向上级工会拨缴经费,其中企业工会留存比例为60%。

  “当前涉及到制造业企业的税收有20种之多。”景柱表示,“特别是当前受疫情影响,企业不裁员已是咬牙坚持了,还要缴纳重税,其结果必然造成制造业为资本所抛弃。”景柱说,这其实是目前制造业沦陷的主要原因之一。

  他建议,继续深化税制改革,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就要尽快精准降低制造业税费负担:

  第一,加快推进简并增值税税率,对企业直接减负。建议将目前的三档增值税税率13%、9%、6%简并为两档10%、6%,将两档征收率5%、3%简并为一档3%。

  第二,将增值税留抵全额退税并常态化,即每月末将增值税进项税额留抵给予一次性全额退还。增值税留抵退税是目前世界主要国家普遍实行的制度。从二十国集团(G20)成员和欧盟成员国情况看,有37个国家均允许留抵退税。

  第三,将企业利息支出等融资费用纳入增值税抵扣链条。营改增后,企业的利息支出等融资费用在进项税中不能抵扣,变相提高了借款企业的融资成本,也变相促进了“融资贵”现象。

  第四,应对全球减税竞争,逐步下调一般企业的企业所得税税率至20%。当前,西方发达国家如美国、新加坡、英国,东南亚发展中国家如越南、泰国等,企业所得税税率基本在20%以内,低于我国一般企业25%的企业所得税税率。

  第五,优化消费税征税范围。将高污染、高耗能、高档消费品等“三高”消费品及奢侈性的消费行为纳入消费税征税范围(如私人飞机、高档红木家具、奢侈性的服务消费等)。取消对化妆品及普通汽车征收消费税。

  第六,对亏损的高新技术企业免征当年度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国家对高新技术企业研发投入要求很高,但优惠政策主要体现在企业所得税方面。只有盈利的企业才能享受到优惠政策,亏损企业基本享受不到,不利于处于暂时性亏损的高新技术企业坚持创新,持续投入,扭亏为盈。

  第七,对企业单位职工按规定取得的公务交通补贴收入,允许在计算个人所得税时按一定标准扣除。目前有的省市只有各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可享受到这一优惠政策,企业单位职工被排除在外。建议国家统一扣除范围,一视同仁。

  制造业作为我国就业主体,可以说是稳就业的“压舱石”,更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推进器”,而景柱提出的精准降低制造业用工成本,降低制造业税费负担,显然,抓住了疫情下制造业发展的痛点,相信如有针对性措施出台,制造业将会走得更加轻松!

 网站地图